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那些刻板而矫饰的优越感

2019-03-08 21:53:02

Thomas Luo (骆轶航),PingWest 联合创始人、总。在硅谷和中国两地的科技创业和互联生态观察者,相信技术驱动创新进而使社会进步。6年科技报道经历。

追求“形式化”和“标签化”的优越感,会让人迅速地变蠢。用那些刻板的东西体现优越感,往往是遮蔽真正的不安的一种外在软壳。

我有一个特别年轻的同事,前段时间被美食杂志忽悠,买了一堆奶酪、胡椒博士、大硬炉火面包、火腿片、洋葱和芝麻菜,自己给自己做西洋大餐吃,觉得这是一种特别高级和体面的生活方式。但他终于败下阵来——因为没能感动自己的胃。然后他在朋友圈上说:以后再也不相信这些腐朽的西方生活方式了。

我特别理解他,他想从那种西式大餐的“仪式感”中找到一种微妙的心理认同,好像这种大餐能让他穿越“北京折叠”,晋升到一个更高级的阶层或生活状态中。我跟他说:你知道我喜欢怎么吃么?我喜欢用拌面或拌白米饭吃的魔鬼辣酱抹在烤焦的培根上,那个滋味儿又脆又辣又有肉香,爽极了。你问我这是西方还是东方的腐朽生活方式,我也不知道,哪国的菜谱里也没这种吃法,但问题是我吃着爽啊。

这哥们用食谱上的西洋大餐给自己“消费升级”失败了,生活方式的优越感没找着,但自己坦率地承认了,也还是一种比较实诚的人生态度。毕竟没强行入戏,持之以恒地用硬面包火腿片洋葱芝麻菜浇上色拉酱麻痹自己,然后终于有一天在幻觉上感动了自己的胃,从此变成了一个高尚脱离低级生活趣味的人。

但入戏的人还真不少,比如那群“生而骄傲”的Uber中国的年轻人。

Uber 为的口号之一。“生来骄傲” 一个多月前,在滴滴刚宣布与Uber中国合并的时候,他们就“生而骄傲”地优越了一回,在社交媒体和公众号文章中表达了不准备与滴滴“同流合污”的态度:“我们真的好想赢”、“我们不想被收购”、“不要把这个世界,让给我们看不起的人”……

这两天,《人物》的一篇报道又唤起了那些骄傲的心:“我在前线浴血拼杀,元帅在大营里说,我们已经投降了”“山河湖海,都是我们造梦的地方”。

而当滴滴总裁柳青走入Uber中国的办公室,用英语跟Uber中国的员工沟通,用“伟大的对手,史诗般的对决”表达对Uber的尊敬,强调“我们是同一类人”的时候,文章中被采访的Uber中国员工说:“谁跟你是同一类人?我觉得你说的都是狗屎,我不相信”。

还有的人用“我们以后上班还能不能穿人字拖”这种他们自以为很有挑衅意味的问题问柳青,然后兀自得意:“柳青根本不敢面对这个问题。”

“我们生而高贵”“我们上班自由能穿人字拖”,这些都是这些Uber中国的年轻人们“优越感”的一部分。此外,“所有的Uber口号都是英文的,简单有力,很难找到中文对应”“Uberness(Uber精神)为加入者加持,让他们获得内心的某种优越感。”

“所有的口号都是英文的”,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老舍《茶馆》里的刘麻子得意洋洋地提及宫里的大太监庞总管:“伺候着太后,红得不得了,连打醋的瓶子都是玛瑙的”。

至于“Uberness的加持获得的优越感”,我也实在是分不清这种优越感与“XXX思想照耀我前进”的区别在哪里。

这些Uber中国年轻人的“优越感”,其实怎么说呢,就跟他们当中的有些人评价滴滴似的:很cheap。

但滴滴根本不cheap。在筚路蓝缕的阶段,滴滴的员工们堵着出租车公司的大门,一个个手把手教司机安装和使用叫车应用的时候,他们不cheap;他们被监管部门一次次地修理,为被扣押的司机支付罚款的时候,他们不cheap;他们积极地游说政府有关部门,对约车市场应持积极开放的态度,并终推动新的约车管理办法出台的时候,他们不cheap。

Uber 中国的活动之一。“为人民服务”

而相反,当Uber中国在中国共产党94周年纪念日的时候打出“1921名乘客输入优惠码享受7折”的促销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它试图讨好的是乘客,还是其它的谁。老实说,这么做有点cheap。真正的政府关系不在于虚张声势的献媚,而在于能找到对的人,推动他们做出正确的决定,推出正确的政策。在这点上,被Uber年轻人认为很cheap的滴滴做得更好。

这些Uber中国年轻人们的优越感,往往就是这样,甚至很难找到自圆其说和逻辑自洽的部分。“优越感”是一种好的东西,但它应该来自一个人,或一个机构实际的气质、禀赋和作为。而并非那些天生带着标签或被刻意修饰过的东西:比如“所有的口号都是英文的”,比如“可以穿人字拖和带宠物上班”,再比如“Uberness的加持”。

如果这些“Uber中国的年轻人”有优越感,他们大可以向特斯拉、Airbnb和亚马逊等在中国找不到北的美国公司的中国同行们分享他们是怎么快速扩张到全中国60多个城市,N个城市的收入位居Uber全球前列,以及在多个城市的专车市场超过滴滴的;他们大可以自豪地说:正是因为我们的努力,我们没有被滴滴彻底赶出去,而是让我们成了滴滴的单一股东。但他们没有,他们选择了对柳青冷言冷语:“谁跟你是一路人”,他们瞄准了滴滴:“我们不要这么输不起我们看不起的人”。

图为一位Uber青年员工的朋友圈

另外,没有任何一种“优越感”是与仇恨与血腥相伴相生的。那篇文章中的N个受访者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把滴滴当仇人:“恨不得干死他们”。试问有那个内心真正高傲和优越的人这么不从容呢?

那些刻板而矫饰的优越感

说白了,你们只是觉得用英文喊口号比用中文喊口号要“优越”,“一键呼叫冰淇淋和猫咪”比“一键呼叫麻将桌”要“优越”罢了,可其实这有什么区别呢?N多年前我刚搬到美国的时候家徒四壁,自己又不会做饭,件事就是在亚马逊上买了一个“Chinese hot pot”(中式火锅),准备自己在家涮肉吃,谁知我下了单后亚马逊接着给我推荐的产品就是“Chinese Ma Jong”(中国麻将),当时我都快乐疯了——Uber中国的年轻人们,亚马逊跟Uber谁更优越?刚造了一支运载火箭的贝索斯比起你们会背诵汉密尔顿格言的Travis Kalanick,谁更优越?比这个有意思么?

追求“形式化”和“标签化”的优越感,会让人迅速地变蠢。用那些刻板的东西体现优越感,往往是遮蔽真正的不安的一种外在软壳。这种“携标签而自重”的现象,年轻人有,活得比较鬼打墙的中年人也有。

上礼拜另一篇疯传的文章是一位前亚马逊中国副总裁跳槽乐视5个月后,因为不能忍受乐视的洗脑文化和诸多违背他以往职业伦理的做法,终重回亚马逊的经历。有关乐视的文化和作派,历来争议颇大。但真正体现这位亚马逊中国VP“优越感”的是他描述的一次与某本土民营企业高管谈职业机会时的内心潜台词:

“倒推回 15 年,你丫的如果来我部门面试一定会因为不够 qualify 而被老子 reject 掉的”。

这句话英文单词蹦得口吐莲花的,作为老牌“外企人”的优越感跃然纸上。只是我想起来的是我自己经常自黑的一个段子。因为我家里有一些旗人血统,所以我跟很熟的朋友开玩笑的时候经常会说:“搁100年前大清朝那会儿你给我提鞋都不配”。可你们想想,如果这是优越感的话,这得是一种多刻板、多矫情、多腐朽和多loser的优越感啊,而现实对他来说又该是多寂寥和惶惑啊。

这也曾是一群骄傲的青年人。

回到Uber中国那些“生而骄傲”的年轻人身上,在你们说“让我们骄傲的不是Uber,而是青春”的时候,你们能感觉得到滴滴的小伙伴的青春也很骄傲么?你们因为要安放你们骄傲的青春,就得喊杀敢打,要干死另一些骄傲的青春,那你们跟那些喊打喊杀抵制肯德基麦当劳的小粉红们的青春本质上有什么区别,不都是要以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发泄自己溢出的荷尔蒙么?

重要的是:当你们在战场上浴血拼杀,而元帅在大营里说我们已经投降之后,你们真正该做的,是立即放下武器,跟阵前的敌人们相望执礼,结束战争。这才是现代战争的打法,而不是已经杀红了眼,恨不得再多杀它三五个。

这也才是高贵和优越啊。

题图来源:GetIt01

优越

Thomas Luo (骆轶航),PingWest 联合创始人、总。在硅谷和中国两地的科技创业和互联生态观察者,相信技术驱动创新进而使社会进步。6年科技报道经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